再谈“中国民族民间舞”的称谓

作者:刘建 王阳文 来源:网稿推荐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1-05-08


再谈“中国民族民间舞”的称谓  

a1ec08fa513d269754d2187e55fbb2fb4316d88b.jpg

    第五届荷花杯后,便有一篇《中国民间舞的守望》(《舞蹈》2006年2期)谈过“中国民族民间舞”的称谓,以为还是叫“中国民间舞”(China folk dance)较好,像印度等国家的民间舞就是这样称谓的。“荷花”又开第六届,当初缠夹不清的问题还是不清。
    “中国民族民间舞”概念的提出,大约是出于当代主流文化中职业民间舞者的综合考虑,即除了表现“小传统”中用身体呈现的琐碎红尘愿望外,民间舞还是应负起“大传统”中的国家与民族的责任,以致在题材和技法上与其它舞种接轨。于是,便有了北京舞蹈学院的《东方红》和中央民族大学的《红河谷•序》等(后者获上届“荷花杯”奖)。既然是国家所办的学院(还有许多舞蹈团),当然有义务代表国家和民族言说;但这种言说应该在民间舞的艺术自律中被展示—“民间舞”不是在舞蹈艺术的起点上而是在终点上负起国家和民族的责任。戴爱莲的“边疆舞蹈大会” 就是在民族危亡的背景下于艺术的终点上负起国家和民族大任,用剧场形式的民间舞展示了中国“草根力量”的活力。
    即便硬要叫“民族民间舞”,这“民族”也应该是针对“族群”性质的民族(像“藏族”、“苗族”)——只是它与再上一级种概念(“中华民族”、“中国民族”、“中国民族舞蹈”等)共同使用时会产生重叠或歧义,所以还是叫“中国民间舞”简单明了:它就是中国民族所属各个族群的“小传统”中的舞蹈。如此,荷花杯的电视直播主持人就不会一会儿盛赞“中国民族舞”,一会儿憧憬“中国民间舞”。与己昏昏,与人昏昏。
    现在更昏的是,“中国”和“民间舞”的概念都迷离了:独舞《太平•王妃》分明是韩国的宫廷舞(“大传统”中的宫廷舞蹈和宗庙舞蹈是“古典舞”的两大杠杆),群舞《盛装舞》显然是蒙古的古典舞(莫德格玛曾出示的“蒙古宫廷古典舞姿”图片资料几乎就是《盛装舞》的原型——见《舞蹈》2007年4期)……这样醉眼朦胧的编下去、跳下去、看下去、赛下去,作为“草根力量”的“中国民间舞”的文化本质和审美特征难免不被渐渐溶解,难寻其“根”。
    事实上,中国民间舞是中国“草根社会 的生活本身,其喜怒哀乐与宫廷的相差十万八千里。《扇妞》不是《王妃》,也穿不起“盛装”跳《盛装舞》。所以,他们舞出的是“草根社会”日常生活化的群体生存状态,其多元化是“草根社会”生存的多元化,剥离出的剧场形式也是碧草山花:像群体生存的《黄土黄》、个体成长的《山洼仔》,吃饭的《跳菜》、干活的《阿嘎飞歌》,不出山村的《爬坡上坎》、走出草原的《出走》,青年男女生死相恋的《阿惹妞》、老年夫妻相濡以沫的《老伴》……
    又一轮花溪柳畔的比赛结束了。在下一轮大赛到来之前,是否应该花上一点点时间盘坐在舞蹈理性冰凉的水泥地上想一会儿,把一些最基本的问题弄清楚。“磨刀不误砍柴工”。


江西艺术职业学院

江西艺术职业学院创建于1951年,前身是江西文化干部学校,隶属于江西省文化厅。现有舞蹈音乐戏剧表演美术综合艺术戏曲系六个系,设有音乐表演、舞蹈表演、艺术设计、影视表演、戏曲、导游、空乘等近20个专业,是江西省规模最大、门类最齐全的公办综合性艺术院校,荣膺文化部授予的“全国先进文化单位”称号。学院坐落在南昌市蛟桥,占地面积153亩,建筑面积50000平More >>

Copyright ©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艺术职业学院 院办:0791-83805792 招办:83810006 83810007
学院网站邮箱:jxysedu@163.com 赣ICP备09015308号 主机支持:华夏互联hx008.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>
本站文章资料及MP3均服务于学术研究与教学使用,用户发布文章视自愿投稿并放弃稿酬行为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